欢迎来到运城农业信息网!返回首页 设为首页 | 添加收藏 | 联系我们   
热门搜索: 市第五届中国(山西)特色农产品交易博览会
信息联播 您所在的位置:网站首页 > 信息联播 > 信息联播
奏响脱贫决战的燕赵壮歌——破解环首都贫困地区发展困局的辩证思考

  仲冬已至,朔风凛冽。西伯利亚的寒流经由蒙古高原猛扑而来,河北坝上地区气温骤降。绵亘起伏的燕山-太行山山脉犹如华北平原奋力拱起的脊背,消减了寒流的汹汹锋芒,守护着首都北京。

  大自然这幕“温情”,巧合般地摩画了现实。摊开地图,河北张家口、承德、保定3市像是一条臂弯环抱着北京,承担着阻风沙、保水源的生态涵养功能。

  然而,由于历史的原因,山水相连的京冀之间,至今仍赫然横亘着一道发展断崖。张保承地区28个贫困县呈新月形集中连片环绕着首都,这里有河北省一半以上的贫困人口,其中更有10个深度贫困县,犹如“貂皮大袄上的补丁”。习近平总书记两次赴该区域调研,强调要多给贫困群众培育可持续发展的产业、可持续脱贫的机制和可持续致富的动力,把发展生产扶贫作为主攻方向,努力做到户户有增收项目、人人有脱贫门路,确保贫困人口如期脱贫。

  保生态产业选择服从大局,邻京津人才外流活力不足,这是一个比传统意义上的“虹吸效应”更为严峻的发展困局。环首都贫困县脱贫摘帽、同步奔康成为河北乃至全国脱贫攻坚战的难中之难、坚中之坚。

  既云攻坚,则为不易。自古燕赵之地多慷慨豪壮之士,不以事艰而不为、不以任重而畏缩。紧抓京津冀协同发展历史机遇,乘乡村振兴战略之东风,河北省委省政府以破坚冰的勇气和填鸿沟的决心直面困难,辩证审视内外条件,凝聚合力弥合发展差距,科学谋划产业扶贫之策,矢志打赢这场脱贫攻坚的硬仗。

  思辨求变,生态优势化作产业活力

  寒冬时节,草木凋零,巍巍太行、苍苍燕山更显其莽莽雄浑之势。记者分两路从北京出发,先后深入张保承3市十余贫困县,所欲求解的第一个问题是“这片山水之于首都意味着什么?”

  张家口市赤城县南接延庆、东邻怀柔,与北京唇齿相依。作为首都水源保护地,赤城供应了密云水库53%的上游来水。为了涵养生态,赤城产业布局让路区域大局,山区全面禁牧、严控耗水农业,关停污染工矿,不少农村因没有产业而深陷贫困泥淖。

  放眼环首都28个贫困县,多位于潮白河、滦河、永定河、拒马河等河流发源地和上游地区,其中6县属于限制开发的国家重点生态功能区,多数县处于京津风沙治理区,担负着涵养水源和阻挡风沙的生态功能。近年来,这些贫困县纷纷加快新旧动能转换步伐,加大环境污染治理力度,随之而来的调整阵痛,也加剧了本就较深的贫困程度。

  一面是守护绿水青山的使命担当,一面是打赢脱贫攻坚战的政治任务,河北该如何在环首都贫困地区发展困局中突围?

  只要有信心,黄土变成金。在不久前召开的河北省扶贫脱贫工作会议上,省委书记王东峰明确要求全省各级干部坚持多措并举,突出产业和就业扶贫脱贫,千方百计增加贫困人口经营性、工资性和财产性收入,确保实现稳定脱贫和可持续发展。

  产业和就业的空间在哪里?辩证地看,环首都贫困地区与京津两市发展落差大,但巨大的落差也意味着巨大的市场、巨大的潜力。

  京津及周边廊坊等市约有5000万常住人口,每天消费着巨量的农产品,而且对优质特色农产品和休闲观光农业的需求与日俱增。环首都贫困地区地理气候条件优良,是世界公认的养殖黄金地带,且有着天蓝地绿水清土净的生态优势。

  不止市场大,北京还云集着中国农大、中国农科院等一大批农业高等科研院所。现代农业科技活水外溢,专家扎根农家,环首都贫困地区的农业生产性资源即可被充分激活。

  思路一变,天地转换。只要找准特色产业,发挥区位优势,环首都贫困县完全可以实现从“大树底下不长草”到“背靠大树好乘凉”的发展转变,完全可以从“首都高楼下的小平房”变成“京津休闲度假的后花园”。

  推进产业扶贫,农业部门责无旁贷。2016年,河北农业厅(省农工办)编制《河北省“十三五”产业扶贫规划(2016-2020年)》、印发《环京津地区特色产业精准扶贫推进方案》,指导环京津贫困县根据资源禀赋、区位条件和产业基础精选主导产业。

  千红万紫安排著,只待新雷第一声。有了规划和方案,环首都各贫困县找准了方向、明确了思路、坚定了信心,立足产业基础,结合自身生态优势、首都科技优势和京津市场优势,现已发展出一条可持续带动脱贫致富的燕山-太行山食用菌、中药材、冷凉蔬菜、休闲旅游特色产业带。

  扶贫扶志,凝聚脱贫攻坚战斗合力

  今年7月,张家口市阳原县10个深度贫困村的村书记与江苏华西村、重庆海龙村等全国十大小康村的带头人把手紧紧握在了一起。“海龙村也是从穷村弱村发展起来的,贫穷不可怕,就怕穷惯了。”海龙村党支部书记鄢静希望用海龙村的故事激励贫困村的带头人树立摆脱贫困的志向和信心。

  扶贫先扶志,关键在凝聚发展合力,激发内生动力。按照中央要求,河北迅速建立了五级书记抓扶贫的责任体系,省领导牵头分包深度贫困县,制定《全省产业扶贫工作考核办法(试行)》,省直部门建立责任清单。河北省委组织部长梁田庚告诉记者,越是打硬仗,越要党旗红,贫困县党委担负着脱贫攻坚政治责任,党政一把手是第一责任人,不脱贫不调离,不能如期完成则就地免职。驻村干部蹲不住、不干事的马上召回并追究责任。

  足寒伤心,民寒伤国。河北各级党政干部积极行动起来,以百姓之心为心,投身脱贫攻坚主战场。河北省农业厅会同省扶贫办、财政厅、省发改委等部门研究产业扶贫路线图、施工图,与专家组一道调研,支持每个贫困县发展两三个特色产业。

  “到任后,我走遍了全村237户建档立卡贫困户。”迈过每一道门槛,就迈进了群众的心坎。张家口市宣化区西庄子村驻村干部褚建立觉得,最近一年来,贫困村民的心活泛了,村里早就成立的合作社开始忙活起来,村民的蔬菜卖了出去。

  党群部门帮软村、政法部门帮乱村、经济部门帮穷村、农业部门帮弱村,今年,河北省市县三级精准选派驻村干部22165人,担任第一书记的厅级后备干部占省派干部的68.1%。其中,环京津28个贫困县更是省直工作队主要驻扎区,真正把最强的力量派到最需要的地方。

  翻过一座山,工资翻三番。曾经,环首都贫困地区人才和劳动力外流严重;如今,返乡创业和就近务工的浪潮扭转了“流向”,越来越多的能人回到家乡,成了一支“不走的工作队”。

  张家口市涿鹿县燕王沟村曾因集体经济经营不善欠下40多万元外债,村委会的房子都被拿来抵债了。在北京工作的李东红回乡干起了村党支部书记,“把办公室的材料往家一搬、公章揣进兜里,就在自家炕上办公”,带着村民种起了错季上市的葡萄,村里脱贫有了指望。深山沟里的承德市滦平县下营子村,怀着“好汉护三村”朴素观念的孙士河,返乡种起了道地药材,不仅雇着农民干,而且带着农民干。如今,村民们知道自己的地值钱了、“工”值钱了、技术更值钱了。

  京津冀协同发展,产业扶贫众人拾柴火焰高。2016年至2020年,京津两市在产业合作、人才支援、生态保护等方面对口帮扶张保承三市21个贫困县区。

  今年3月,农业部联合京津冀三省市启动环京津贫困地区农业特色产业扶贫共同行动,当场签订168个对接协议;28个直属事业单位与28个贫困县“一对一”对口帮扶,派出优秀处级干部到贫困县挂职县委常委、副县长,开展企业合作、营销帮扶、科技支持、品牌打造等工作。河北省农业厅相应选派优秀干部到贫困县挂职农业局副局长,与农业部挂职干部共同实施万名农技人员“进山上坝”、万名脱贫带头人培育等行动,支持贫困地区发展壮大特色主导产业。

  “我们的桃木疙瘩牌鸡蛋摆上了今年农交会的扶贫展台!”保定市涞源县六旺川生态养殖公司总经理孙二东既惊喜又兴奋。从确定品牌到布置展位,涞源农产品进京展示全程得到了全国农业展览馆挂职干部张卫的对接帮助。

  以28名挂职干部为纽带,各单位“造血式”帮扶源源不断:农业部科技发展中心挂职干部蔡彦虹看到赤城县高栅子村种植的架豆常受病虫侵害,邀请了中国农业科学院蔬菜花卉所专家石延霞前来培训防虫技术,村里的会议室挤满了菜农。保定市顺平县出产顺平鲜桃,对口帮扶单位农业部贸促中心与河北农业大学一道,协助农民合作社打品牌、提品质。“每个人的力量是微不足道的,但只要凝聚起合力,就没有啃不下的硬骨头。”农业部贸促中心挂职干部刘启正越来越有信心。

  高位起步,有形之手促进科技发力

  环首都28个贫困县中,承德市平泉县和保定市阜平县的扶贫主导产业都是食用菌,且都发展成为带动能力强、致富效果好的大产业。但是,两县的发展模式截然不同:平泉县自上世纪80年代发展食用菌,在市场竞争的洗礼中壮大起来;阜平县则“平地起高楼”,食用菌产业零基础起步,仅用不足两年时间就占据了北京70%的香菇市场。

  发展产业,归根结底是市场行为,受无形之手支配;而对贫困地区的产业发展而言,却需有形之手发力,该放手时不越线,该担当时不缺位。在环首都贫困县的采访中,看得越细、问得越深,就越能感受到河北产业扶贫的显著特点:政府介入程度深、扶贫产业起点高、发展规划做得实、科技助力嫁接准。

  环首都贫困地区若等待市场自发培育产业,一则脱贫攻坚等不及,二来后发赶超追不上。这就需要以政府补位换取产业高位起步,投资基础设施填平发展洼地,规划主导产业引导资源集中。

  在河北省农业厅具体指导下,环京津贫困县制定发展规划时,上接《京津冀现代农业协同发展规划(2016-2020年)》的“天线”,下切各县产业基础形成差异化发展。如同样是发展食用菌,阜平县以香菇为主,滦平县重在双孢菇,平泉县建成了全国最大的优质滑子菇基地,而涞源县则重点规划黑木耳种植。

  走进阜平县骆驼湾村,标准的食用菌种植大棚建在平整好的山坡地上,颇有些气势。对这片土地上的农民而言,大棚里的香菇既陌生又亲切。2015年10月之前,骆驼湾和周围十里八乡的村民几乎没有种植过食用菌,而如今,他们几乎天天惦着念着棚里的这些“宝贝”。

  阜平气候冷凉,海拔落差大,距北京不远。两年前,河北省农业厅经济作物技术指导站站长通占元来到阜平挂职,很快认准了食用菌产业。做规划、打基础、招龙头、引技术、立标准……很快,大棚里开始散发香菇的香气。目前,阜平食用菌种植面积达3.2万亩,覆盖4.4万户贫困户,户均年增收1.88万元。

  “环首都贫困地区发展农业产业,要善于发挥京津冀科研院所集中的优势,以科技创新支撑产业发展,提升市场竞争力。”河北省农工办主任、农业厅长魏百刚介绍,通过整合京津冀农业科研力量,按照“一个主导产业一个专家组”的思路,环京津28个贫困县已组建96个特色产业专家组,其中农业部专家139名、北京天津等地专家116名。

  河北农大孙建设教授团队在顺平县大悲乡顺农果品现代农业园区设立“河北农大太行山道路第一驿站”,为园区引进矮化密植、起垄栽培、水肥一体化等先进栽培管理模式,苹果树定植第一年即可挂果,第二年就能进入丰产期。

  有专家指导,园区总经理焦金同心里踏实、干劲十足。周边村民或者跟着专家学种树,跟着企业卖苹果;或者到园区务工,在标准化栽培模式下,只需记一句口诀、带一把剪刀一根绳子就能靠双手脱贫致富。

  双轮驱动,财政撬动金融资本动力

  在贫困地区发展产业,资金从哪里来?采访中,记者每至一县,都会有此一问。

  兵马未动,粮草先行。我们需重新审视“输血”与“造血”的辩证关系。增强造血能力之重要性不言而喻,而对多属“吃饭财政”的贫困县而言,若无有效输血手段治好“贫血病”,是难有财力推进产业发展的。

  2017年,河北省安排财政专项扶贫资金37.9亿元,同比增长75%;结合天然林保护、生态效益补偿等项目,向贫困地区安排生态补偿类资金4亿元;全省1017个村级光伏扶贫电站全部并网发电,带动6万名贫困户实现稳定增收。此外,环京津对口帮扶安排270个项目,投入资金24亿元。八方支援的资金汇集,大大稳固了各贫困县的发展底盘。

  为了让有限资金发挥最大效力,河北省赋予贫困县统筹整合使用财政涉农资金的自主权,形成“多个渠道引水,一个龙头放水”的资金使用格局,允许贫困县以主导产业为依托,打捆申报项目,促进涉农资金在贫困县整合。

  “过去,各部门的财政涉农资金多是‘戴帽下达’,分散的资金很难形成扶贫合力。”河北省农业厅产业扶贫办主任严春晓说,贫困县都成立了产业扶贫专班,建立“谁拨钱、谁监管”的跟踪管理机制,实行资金拨付使用县、乡、村和贫困群众四级联签,确保账钱相符、账账相符。

  在财政转移支付缓解“资金贫血症”的同时,环京津贫困地区自发的金融创新,引来一泓活水浇灌产业之花。

  在滦平县大屯镇兴春和生态循环农业示范园区,记者采访了该镇路南营村曾经的重点贫困户孙志国,双腿股骨头坏死让他无法从事重体力劳动,而现在,孙志国和妻子在园区采收双孢菇的收入,再加上50万元股本的股金分红,年收入能达到8万元,一下子翻身成了小康户。

  一个贫困户怎么能拿出50万元入股?其实,孙治国的股金来自于一项名为“政银企户保”的金融创新。“政银企户保”是发源于滦平县并向全省推广的一种金融扶贫模式,“政府、银行、企业、贫困户、保险公司”形成链条,政府建立农户贷款风险补偿基金,银行贷款按10倍于基金的比例投放贷款给建档立卡贫困户,贫困户以贷款入股龙头企业或合作社,同时由政府代缴政策性保险化解经营风险。

  “这实际上是一种供应链金融模式,不储不转、双审双保。”滦平县供销社党委书记朱武松介绍道,不吸储放贷,不改变资金用途,由供销社联合社初审推荐、农业银行复审,平台担保、保险承保,确保了资金安全。目前,滦平县政府共筹集贷款风险补偿基金1.59亿元,累计向农户及小微企业贷款放款6.29亿元。

  “政银企户保”模式甫一推广,就迅速在承德多县推开,平泉等县区进一步规范完善,充分将金融资本活力转化为产业发展的动力。今年,河北省专门出台《“政银企户保”金融扶贫实施意见》面向全省推广。

  利益联结,企农携手发展同向齐力

  “老板下乡代替老乡而不是带动老乡”“产业扶贫扶富不扶农、扶农却又不扶贫”“现代农业挤走了小农户”……这两年,关于产业扶贫的类似质疑不少,问题指向十分明确:产业与贫困户之间缺乏有效的利益联结机制。

  在保定易县绿泽现代农业园区,“产业扶贫应该如何定义”的问题引起园区负责人、驻园专家和当地农业部门干部的热烈讨论。近两年来,易县在“一地生三金”(即租金、薪金、股金)的速效扶贫机制之上,开始探索园区引领县区主导产业升级的长效机制。“没有围墙”的园区,先进技术外溢,优良品种更新,贫困村民还种原来的那块地,但地上长出的收益却倍增。

  无独有偶。在承德市丰宁满族自治县,老八趟玉米、红谷小米、糜子谷……这些老品种正在偏僻深山区获得新生。丰宁元始种植有限责任公司总经理王明旺认准了贫困山区的生态优势,走遍山乡四处抢救性种植老品种农作物,传承满族食品老字号,向市场提供优质、特色农产品食材,带动了603户贫困户亩均增收1400元以上。

  企业与农户利益联结方面,元始公司充分尊重农民意愿,采用“固定收益制”形式实现农企双赢。固定收益制,农民称其为“掐穗走”模式,即农户利用自有耕地,按照元始公司技术标准种植传统品种作物,企业不计产量,按每亩1000元价格支付农户耕地租金,并向施用有机肥、完成种植要求的农户发放补贴和奖金。与就业扶贫的模式相比,“掐穗走”显然更广泛地带动了贫困户。

  “眼看着别人种香菇赚钱,自己就是不敢种,成本太高,万一赔了咋办?”对平泉市卧龙镇八家村贫困户刘彦龙来说,家里有病人的窘境使他不敢冒任何风险。

  2016年,平泉市在香菇产业推行一套农企利益联结模式,即食用菌企业垫付前期投入、提供技术、保障销售,贫困户负责具体生产管理,香菇销售后成本返还企业,利润分成。刘彦龙瞅准机会承包了一个香菇大棚,他明白香菇品质越好,产出利润越高,自己的分成就越多,“每天起早贪黑像看孩子一样照管香菇,当年就赚了3万元。”

  对企业而言,这样的模式最大化地调动了贫困户的积极性,生产管理水平大幅提高,“香菇品相更好、产量更高,企业利润更大,贫困户一同受益。”平泉中润农业发展有限公司董事长齐艳斌觉得,突破生产管理瓶颈的办法找到了。

  “一三三三制”是张家口万全区禾久集团给出的利益联结办法。在保证企业基本利润下,禾久集团将额外收益“反哺”产业链:1/10用于公益事业和精准扶贫,3/10返补基地农户,3/10返补加工企业,3/10返补市场营销。如此一来,企业利润减少大半,但禾久集团董事长张占兵的目光放得更远:“产业链各个环节都壮大了,企业才能‘水涨船高’。”

  找准产业优势、汇聚八方力量、解决资金难题、完善利益联结,河北省环首都贫困地区致贫“坚冰”日渐消融,贫困人口由2015年的144万人下降到今年98.9万人。

  春日不远,花开可期。当来自太平洋的东南季风拂过华北平原,从京津冀上空经过,往东北向吹来时,燕赵大地上必将开出更美的花,结下更大的果。我们期待在不远的春天,这片土地上的农民会淡去关于贫困的记忆,收获满仓的幸福。

  (采访组成员:唐园结 何兰生 江娜 冯雷 李飞 李竟涵 李纯)

2018-01-02   来源:农民日报   点击率:929   责编:申辉   审核人:
上一条:种植业供给体系质量效率显著提升
下一条:种子站进行了法律法规知识宣传
新闻中心   |   组织结构   |   运城概况   |   党建监察   |   12316
 
版权所有: 运城市农业委员会   承办:运城市农委信息中心  联系电话:0359-2065306    备案号:晋ICP备17000376号

技术支持:龙采科技(运城)有限公司---百度山西地区营销服务中心运城百度推广运城网站建设)  登陆   


晋公网安备 14080202000030号